江苏古琴网欢迎您~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热点新闻

古琴师龚一论“琴道”:古琴一直很正能量

2015-12-01    浏览:3026次



广州日报:很多人认为,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才能真正欣赏古琴音乐,这是否正确呢?

龚一:一般的听众哪能这样!我觉得第一条就是好听,只有好听大众才能接着听下去。可是现在很多古琴家都是演自己觉得好听的曲子,但在有些观众听来就是难听。第二就是流传下来的1500首古琴曲子、每一曲都有它背后的故事。例如蔡文姬胡笳类的音乐,她当时遭遇战乱,要面临骨肉分离,这当中的母子情、家国情谊,都是人类最普通、最典型的情感,但如果你来音乐会前没做准备,你也许体会不到这些。

广州日报:所以,我们欣赏古琴,是否应事先准备一番?

龚一:我在音乐会开始前,都会花两分钟讲一讲这些曲子,这有利于观众更好地理解。音乐不仅是观感娱乐,而是要你去接受一种美。你如果要接受古琴深层次的美,必须要付出。付出之后,你会得到更多,我们欣赏音乐,特别是中国的音乐的确要求有文化内涵。还有就是要学点音乐知识,例如调性转换、弦乐发展的手法,古人怎么把七个音发展成现在的弦乐,听的时候多注意一点,带点思考,你会找到不同的体验。



广州日报:在很多人看来,古琴很适合修身养性。

龚一:“修身养性”不是古琴独有,所有乐器、所有艺术形态都有。古琴能绕梁不绝,让人安详、宁静,一方面是古琴的物理因素造成的。古琴的弦比较长,而且弦细音低,我们可以让一个弦音从出现到消失长达10秒钟,听这样的音,自然会觉得内心安宁。另外古人说“化人而速”,我弹蔡文姬,音乐厅的一个小姑娘听到流泪,这就是我通过音乐让大家得到一些感化。所以社会上的那些说法我都能理解,也不反对。


龚一:乐器本身除了自己的物理属性,的确有文玩、美术、历史、书法的价值。古琴的裂纹就是一种美术,琴身的篆刻也有它的价值。而古琴曲子里的那些故事,你都要去了解,如此一来,自然能提升内在修养。


广州日报:您怎么看待当下的“古琴热”?

龚一:我学琴60年,前40年古琴艺术都是“门前冷落车马稀”,现在大家是一拥而上。不管是什么目的,附庸风雅也好,修身养性也好,这对古琴艺术和制作业的发展都是一种推动。但现在我们有好多活动,这其实对于古琴音乐的发展是破坏式的。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去思考古琴,去研究古琴的学问。


广州日报:您的琴道是怎样的?

龚一:琴道不是个人的感悟和理解,而是古琴的必然规律,有古琴以来,一切的行为都在这道里行走。这个“道”和所有文艺形式都一样,表现的是人的思想感情。我把古琴分为两大类,一个是人物题材,一个是意趣型,用文艺表现我们生活的存在就是文艺的大道。古琴的道还有特点,古琴写的全部是正能量,我们没人写秦桧、蔡京,而是写岳飞、屈原、苏武,这就反应了我们一直在大道里行走,遵行着文艺必然的轨迹。

22